首頁 > 奈米科技與公眾專題報導(一):民眾對新興科技的風險感知
:::

奈米科技與公眾專題報導(一):民眾對新興科技的風險感知

雖然許多新興科技的健康風險存在高度不確定,但是科學證據、民眾關切,與政策3者之間,卻存在著複雜的關係,也是許多科技與社會學者研究的重要主題。國內外風險感知系列研究發現,利益與風險存在負相關,民眾對新興科技的利益與風險感知會互相消抵,對科技的利益感知越高,風險感知就越低,然其實利益與風險感知,卻又同時受信任感知的影響
 
 
 
近年來包括食品、環境與電磁場的健康風險,屢屢登上台灣媒體報導的頭條,不但民眾高度關切,也是政府部門進行風險管理與溝通的重要議題。2014年6月18日,新成立的食品藥物管理署就以「舌尖上的科學:基改食品致癌?證據不足!」為題,在平面媒體上刊登大幅廣告,並在其新聞稿中強調,食品藥物管理署正嘗試建立科學溝通平台,希望民眾可獲取有關基因改造食品安全衛生的正確資訊。

雖然許多新興科技的健康風險存在高度不確定,但是科學證據、民眾關切,與政策3者之間,卻存在著複雜的關係,也是許多科技與社會學者研究的重要主題。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在其風險溝通手冊中指出,風險溝通必須在科學、民意與政策3者間雙向進行,為風險管理尋求科學證據,可進行健康風險評估研究,而探討民眾關切,則建議進行風險感知的調查。

研究風險感知的美國學者Paul Slovic曾經出版專書,不但比較各種風險的特性,也深入分析探討種族、性別、年齡與教育程度等人口學變項風險感知的差異。哈佛大學風險分析中心於2003年,歸納影響風險感知的10個特性,包括:天然或是人造的、新的還是舊的、可否察覺、可否控制、有無選擇、有無小孩會受到影響、是否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後果是否可怕、利益與風險的折衷(trade-off),以及信任。另外,風險感知的眾多研究也發現,性別與種族,是影響風險感知的重要人口學變項,在美國有所謂「白種男人效應」(white male effect),亦即相較於少數族裔與女性,白人與男性感受較低的風險。

一般認為,加強民眾對新科技的理解,可以提高民眾的利益感知,增加對新科技的接納程度。但這種「知識欠缺模型」(deficit model)無法解釋歐美等國民眾對生物科技的諸多疑慮,而增進民眾對生物科技的理解無助於減少民眾對發展基改作物或幹細胞研究的異議,英國科技與社會學者Brian Wynne 認為,影響民眾新興科技風險感知的主要因素,不是對新科技的理解程度,而是對科學家、產業及國家的信任程度。

國內外風險感知系列研究都發現,利益與風險存在負相關,民眾對不同科技的利益與風險感知會互相消抵,對科技利益感知越高,風險感知就越低。不過利益與風險感知,又同時受信任感知的影響,瑞士學者Michael Siegrist提出因果模型,解釋民眾對基因科技的感知與接納程度,他認為信任是利益與風險的重要中介變項,並且調查瑞士民眾的25種風險感知,指出民眾在科學不確定、理解程度不夠時,多仰賴社會信任進行風險與利益的判斷,後來又應用結構方程模式,分析瑞士民眾對基因科技與電磁場的接納程度,進一步驗證這個因果模型。我們在台灣的電話抽樣調查研究,也證實民眾的「管制信任」(對管制單位的信任程度),是影響電磁場與奈米等新興科技風險與利益感知的重要因素。

隨著奈米科技的發展,人造奈米材料應用廣泛,奈米材料可能的健康危害也開始引發關注。雖然奈米科技的健康風險目前仍無定論,但已有許多相關產品進入消費市場,為保障人民健康並避免造成對環境的重大危害,許多國家都開始關注奈米科技的健康風險管理與溝通。特別是英國及歐盟歷經基因改造食品與狂牛症所引發的風險爭議之後,面對奈米科技的新興風險,在進行初步風險分析後,即提出奈米科技風險管理方案,並且著手調查一般民眾對奈米科技的公眾感知。奈米科技的重要期刊《自然奈米科技》(Nature Nanotechnology)也於2009年2月出版風險感知專輯,刊登美國耶魯大學有關公眾風險感知的系列研究報告,並且在其編輯報告中強調探討民眾風險感知,以及發展奈米科技跨領域研究的重要性。

不過歐美等國的調查研究都發現,大部分民眾對奈米科技仍然非常陌生。美國2004年至2008年的調查研究發現,有8成左右民眾只聽過一點點或沒有聽過奈米科技。另外,2006年調查美國民眾對奈米科技與43種其他科技的接納程度,結果發現,民眾認為DDT、抽菸和石棉是高風險、低利益;太陽能是高利益、低風險;生物科技以及核能是高利益、高風險;而奈米科技則是「中等風險、中等利益」。各國民眾對奈米科技的樂觀程度並不相同,整體而言,美國比歐盟各國更為樂觀,而歐盟各國之間也存在高度差異。

各國的奈米風險感知調查研究發現,種族、性別和教育程度,都是決定風險高低的重要人口學變項,白人、男性、教育程度較高的受訪者,傾向感知奈米科技的利益大於風險。Siegrist等人於2007年探討瑞士民眾對奈米科技的風險、利益、信任及恐懼等因素則發現,利益感知較高、對奈米科技信任程度較高的民眾,感知較低的奈米科技風險;而對科技懼怕程度較高的民眾,則有較高的奈米科技風險感知。另外有研究指出,美國民眾並不信任奈米產業所提供的消費者保護措施,也有研究發現,美國民眾對政府管制奈米科技的不同部門,信任程度有別,較信任疾病管制局與環保署,但是對白宮和國會都缺乏信心。(本文由科技部補助「新媒體科普傳播實作計畫─電機科技新知與社會風險之溝通」執行團隊撰稿/103年/07月)

責任編輯:鄭尊仁|國立台灣大學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