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科技大觀園商標

分類項目
Menu

生活創意設計:色彩知覺與產品創意設計

99/09/02 瀏覽次數 23679
創意設計是 21 世紀顯學。20 世紀以實用及大量生產為目的的設計原則,仍延續到 21 世紀,但不再如往昔般追求集多功能於一體,而是轉為簡化,而且所採行的人因工程標準更嚴苛,審美的要求更挑剔,還加重設計感性的成分。

欲提高人因工程水準,須考量使用者的生理和心理需求;欲提高產品的美感,須強化造形、質地和色彩的設計;欲加重設計中重感性成分,則須融入文化性的因素。這 3 大項目在設計進行時,色彩的應用都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色彩究竟為何以及如何影響設計創意,值得細加思量。

介紹優良產品色彩的文章雖有,但多著重於描述它們的美麗外表,鮮少探究打動人心的色彩創意的根源。例如哪些使用者深層的生理及心理層面是色彩設計所依據的切入點?色彩偏好是植基於怎樣的族群文化?本文剖析幾個重要的認知因素,分項解釋視知覺的理論和其對生命與生活所產生的影響,並舉例講解設計應用的方式。希望大家對優良產品的色彩設計深感讚賞之時,除了對設計師在專業上所下的苦功多一分敬意外,對色彩蘊藏的意涵也有更深入的體會。

視覺對知覺的影響

依據生理學的理論,人類自出生起就開始運用各種感官探測外界。探測時,經常同時運用兩種或更多種知覺。例如檢視一個蘋果,用眼睛看它是紅色的,以手觸摸它是光滑的,聞到它是香的,咬一口是甜的,這些感官知覺都儲存入大腦中的「蘋果」檔案,這些關於蘋果的知覺資訊也因而建立起連結關係。

在人類各種感官中,視覺最為敏銳,遠超過其他的感官。當大腦的資料庫內因應外界刺激而產生其他感覺反應之際,大多可以找到對應的視覺資料。這時人們很快就發現,用視覺偵測外界出奇地便利,只要一眼就什麼都知道了,甚至未必需要其他感官的檢驗,也可以做出正確或近乎正確的判斷。於是當人類看到一個紅色的蘋果,不吃、不碰、不聞,便猜想到它的味覺、觸感與香氣。同理類推,不必用手觸摸桌子,眼睛一看就知道它的大小、材質及表面粗糙程度。就這樣人類把視覺擴展到視知覺。

因此人類學會了偷懶,不自覺地仰賴雙眼去觀察外界。只要一眼望去,資訊就全進入大腦,在其他知覺尚未能仔細探測之前,大腦已經飛快地翻查資料庫,替其他感官進行自認為正確的推論。當人對視覺的倚重愈深時,大腦中負責解析視覺資訊的區域也不斷擴增,在許多狀況下,甚至自動中止其他感官知覺,或對所收到的其他感官訊息不予解析,純粹依據所看到的表象就做出判斷,哪怕是誤判也堅信不移。

諺語說:「眼見為憑。」如果人們接受這句話,潛意識裡會拒絕解析其他感官傳遞過來的資訊,而增加偵測外界時誤判的風險。因此人們在為生活空間中的物品選擇色彩時,不自覺地會反應出大腦對色彩的解釋,設計師若能掌握色彩所隱藏的訊息,便可以充分利用並創造出極具魅力的產品。

色彩的辨識應用

形體與色彩不可分,無色則無形,有色方有形。色彩可以用3個屬性加以定義,即色相、明度及彩度,三者共同作用才能在大腦中構建出物體的形狀。如果要單憑雙眼探測外界,是否這 3 個屬性都需存在才能據以辨認物體?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辛哈(Pawan Sinha)教授及其學生易波(Andrew W. Yip),收集了許多美國百姓熟悉的名人臉部彩色照片,把它霧化朦朧以消除輪廓線,再讓受測者辨識。這些模糊的頭像一眼便可看出是人類的臉,但究竟是誰的臉則難以辨認。這研究發現,缺少明度的細微變化來使圖像產生線條,單憑色彩對人臉辨識毫無助益。

圖像的彩度低到無法辨認出色相時,稱為無彩色的,也就是黑白的或灰階的。在沒有彩色照片的時代,所有的照片都是黑白的,所有的人都認得出哪張照片是自己的臉。因此不需要色相和彩度,僅憑明度的變化便足以辨認出臉部。也因此單色覺色盲,甚至於全色覺盲者,都可以如常生活。既然如此,為何大腦還需要發展出不同的色彩,使人的生活環境變得多彩?

雖然只要有灰階變化的黑白圖像就可以分辨出物體,但也可以經由精心的設計,利用灰階變化來提高隱藏度。隱藏的目的在於讓自己消失於他人眼前,在無法躲起來也無法變成透明的情形下,惟有採取擬態。最簡便的擬態是色彩的模擬,基於色彩是大腦所創造出的理論,只要對於欲偵測的物體外表缺少足夠的了解,即使形狀不夠逼真,看到了也認不出來,就能達到障眼的目的。

比如一隻模擬綠葉的蛾,停駐在枯葉上會暴露出行蹤,若採取與枯葉同色的擬態就較難辨認。若蛾與枯葉都是無彩色就更難辨認,但經過指點蛾的形狀之後,還是可以辨識出棲息在落葉上的蛾。擬態的設計除了具有功能性之外,還有著趣味性的美感,因此在許多產品上可以看到,例如野戰用的迷彩軍服。迷彩也因為軍裝大量的運用,而使它被貼上軍旅的符號。一般人看到應用迷彩的設計品,多直覺認為它們是軍用品或與戰爭相關。

色彩既能用以減少差異,也能用以凸顯差異,更能賦予物體不同的意義。若把色彩視同字母,組合運用以傳遞訊息,則它所能表達出的訊息量之大,會相當驚人。

臺中的科學博物館庭園中,放了一架彎曲的鋼梯,許多兒童愛攀爬玩耍。梯子上分段彩繪不同色彩,每節橫桿都塗以雙色,顯示出基因的成對特性,原來這不是個普通的鋼架,而是一個簡化的人類基因雙螺旋鏈模型。如果複製一個同樣形狀的鋼梯,整個梯子僅塗以單色或其他的方式彩繪,人們就無法看出它的雙螺旋鏈特性,而會視為一個單純的造形梯。

銘記色彩的功能

在擬態的色彩設計案例中,可以發現從背景中辨識出物體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能力。從不同的東西中辨識出具有意義的物體,經常攸關生命的存亡。一隻白兔如果把一隻由天上俯衝下來的雪鴞誤認為一朵白雲,或者把一隻蹲在雪堆裏的白狐誤認為母親,白兔的下場堪憂。

高等動物出生時,最先看見的具有意義的物體,是即將負起照顧自己責任的親長,在絕大多數情況下是母親,但也有少數是父親。認錯父母會導致被遺棄乃至被殺害的後果,記住自己的親長是誰,並與之產生緊密的連結攸關生存。

子女會追隨親長並模擬其行為的現象稱為銘記現象,它首先於 19 世紀被業餘生物學者史貝丁(Douglas Spalding)觀察到。1911 年動物行為學者海羅斯(Oskar Heinroth)再度探討它,奧地利動物行為學家勞倫茲(Konrad Lorenz, 1903-1989)則實證銘記現象,使它廣為眾知。

勞倫茲親自照顧鵝蛋孵化,確認剛孵化的幼鵝會把所遇見的第 1 個物體視為母親,而追隨到處行走。因此那陣子在他所住的奧登堡,經常可見一列灰足鵝跟在他身後四處走,若受到驚嚇,鵝會急忙奔向他示警。勞倫茲在 1935 年發表了這項研究結果。

銘記作用的產生是因物種間基因有別,不同種的族類即使結為伴侶,也無法繁衍後代。外貌是區別種族最容易的方式,對外貌的銘記現象可以加強同種族類之間的認同,避免異種通婚。但對外貌的偏好太精細時,又容易導致近親聯姻與亂倫,使隱性的不良基因性狀顯現。因此銘記時,親鳥外貌的偏差容許範圍不可太窄,只要有略似的形狀和相同色彩,就可在幼雛的腦中烙印下自己所屬族類外表的綱要式印象,這是自然演化的結果。

如今世界各地復育野生動物的機構,為了保持人工繁殖幼鳥的野性,不致因為對餵食者產生錯誤的銘記,以為自己和餵食者同種,終生無法認同所屬的物種,因此在雛鳥孵出餵食時,都採用偽裝的方式,以避免雛鳥產生錯誤的銘記。例如聖地牙哥動物園復育罕見的毛伊鸚鵡嘴鳥時,飼育員需要戴上類似親鳥形狀的手套去撫摸小鳥和提供食物。加拿大卡格里動物園的飼育員則穿上模仿丹頂鶴成鳥的白袍,手也偽裝為長喙去餵雛鳥。

這些模擬並未採取完全的複製,通常僅粗略模仿成鳥的頭部,即使餵養大型鳥類有時候得加上身形,也相當簡略。與成鳥最大的相同點在於色彩,而正確的色彩與色塊位置,對雛鳥而言往往已經足夠。

銘記一旦完成,雛鳥就會認同親長所屬的族群,依據外貌而區辨族群,偏愛與自己近似者,而排斥不近似者。銘記作用不只發生於鳥類,除了猩猩和人猿之外,野生動物看到鏡中的自己時,往往也認不出自己的鏡像,但因為銘記作用,學會了辨識同族者。只要對族群產生認同,一些群居型的動物會願意照顧同族群的老弱者,這點對於物種的存續非常重要。

自古以來,各人種的男性都崇尚較深的膚色,而女性崇尚較白的膚色,這是不爭的事實。因男性肌肉裡血紅素較女性多,所以膚色較暗,血紅素多則輸氧能力佳,有較大的力氣做較粗重的工作,因此深色膚色成為身強體健的一項指標。健美先生參賽者個個膚色深暗,沒見過有白肌的,可見男性對膚色的審美觀偏好比原膚色深暗的膚色。

女性膚色白是因長期居家,代表家庭環境好不需外出做粗務。在生理期體溫升高,膚色會潮紅,是具有繁殖能力的色貌指標,白裡透紅就成為女性美的要件,遮瑕膏因而大賣,用來掩蓋臉上的色斑、雀斑與老人斑,然後再抹上比原膚色稍淺的化妝粉來淡化膚色。

族群排斥異己的力量很強,群聚的人們因有著類似的血緣關係而外表相像,他們說一樣的語言,做一樣的事,發展出共同的文化。為了強調與其他族群的差異,他們各自設計旗幟與服裝以及代表性的色彩,由經過設計的外表來強調自己所屬的族群。在棺木上覆蓋國旗、黨旗表彰逝者對國族的貢獻,是舉世共通的習俗。國旗的顏色等同國色,人民認同國旗色有如銘記作用,終生難捨。

在世界性的運動競賽中,各國代表揮舞著不同的國旗,為自己的國家代表隊加油。國家代表隊制服最常用的配色,幾乎都會採用國旗色中面積最大的主色,或者全部的國旗色都用上。對種族具有高度認同感的人民,會熱情地把國旗與類似圖樣和國旗色四處應用,貼印到任何可貼印的地方,包括在臉上塗國旗色油彩,穿上國旗裝,來宣示自己對國族的愛。

色彩對維生的重要性

動物甫出生立刻記住親生父母之後,緊接著必須學習如何分辨可食與不可食的物體。有的植物身上長毛刺,腐敗的肉類散發臭味,若試咬一口,即使不吃也可能中毒。因此對食物是否可食的初步研判,惟有倚靠視覺。

天然食品中,大多數可食的蔬果顏色是中波長至長波長的黃綠色、黃色、橙色、紅色、白色與黑色,肉類是白色與紅色。短波長的物品向紫外線波段偏移,往往具有殺傷力,口感差甚至有毒。雖然少數魚皮呈藍色,例如隆頭鸚鵡魚,醃過的茄子也會出現藍色,還有新鮮的藍莓,但天然的藍色食品較為稀少,彩度特別高的食品也很少。因此偏藍及鮮艷的食品,人們因其罕見,見亦不識,為了謹慎起見,往往認為還是不要吃,以策安全。

可食不等於好吃,天然食品的外貌會因內含成分的變化而變色。例如生的番茄是綠色的,苦澀難吃;飽滿成熟的枇杷是橙黃色的,香甜可口。這只能憑經驗得知。生的難吃而熟的可口,如何依據色彩判斷食品美味程度,需要長期經驗的累積,因此要成為美食家必須具有敏銳的色彩觀察力。

惠特理曾進行一個戲劇性十足的實驗,實驗過程描述在《在行銷中置入色彩》(Putting Color into Marketing)論文裡。實驗中準備了一份西式標準正餐,包括牛排、豌豆與炸馬鈴薯條,在一個特意改變過照明的房間端上來,讓一群受測者食用。這些人開始享用著那頓看起來很正常的晚餐,吃到一半時忽然打開正常的燈光,他們發現自己正在吃的是藍色的牛排、紅色的豌豆與綠色的炸薯條,登時臉色大變,幾乎所有的人都立刻開始反胃,強烈的病況反應迫使實驗不得不中止。

在這實驗中可以發現,人們對於食品色彩的接受狀況,受到認知強烈的影響。這是由於人們在成長的過程中,遍嘗許多食品之後,食物的滋味與色彩會產生連結。但是兒童的視覺仍在發展,對於鮮艷的色彩格外好奇,又因吃食經驗還不足以把美食與特定色彩連結,因此兒童零食諸如糖果、餅乾,大多添加色素以鮮艷的色彩來吸引兒童。幼兒對於人工添加物的危害無法理解,因此看見藍色與高彩度的食品,缺少抗拒之心,想咬一口吃吃看的欲望,輕易就勝過人工添加物的警告。

鮮艷或許等於美麗,但美麗不等於可食,這點需要經過再三的教育。蠅菌大而美,卻有劇毒,但無毒菇類的美味,常讓採食者因一時疏於辨識而賠上性命。在市場上,人們總是撿選外形好的蔬果,而捨棄醜陋、蟲蛀的,因此農人不得不大量使用肥料和殺蟲劑讓蔬果長得美麗。因為蔬果內的毒劑看不到,要人們違反相信視覺的本能,去接受外表美麗的蔬果含毒的事極其困難。

對於紐約人而言,蘋果是不夠的,要狠狠咬一口,才足以表達他們強烈的愛。也因此「I Love NY」的愛字,除了習見的以一個大紅心替代 love 字樣之外,街頭廣告把蘋果電腦公司標誌改為紅色取代紅心,乍看之下效果依然相似。

引人注目的色彩

以單色而論,紅色是注目性最高的色彩。紅色的波長不但占據了可見光的長波長端,通常還延伸擴及不可見的遠紅外線處,而遠紅外線可以熱能的形式由皮膚感知,能促使血液循環速度加快,血紅素輸送氧的能力加強。由於紅色的生理特質,它是生命之色,和物種的繁衍及生命的安危直接相關。

紅色能讓人興奮,注意力提升,因此用於示警效果極佳,牽涉到生命安全的重要標誌都採用紅色,例如消防車與救火栓。與愛相關的物品也習用紅色,喜餅常以紅色包裝和紅心裝飾傳達出愛的熱情。在公眾場合要引人注目,紅色的服裝是穿著首選。

當色彩以不只單色的配色狀況應用時,最受注目的色彩便不再是紅色及任一色的配色組合。好的配色加上清楚的文字放在顯眼處,是構成優良指標的要件。Pantone 公司曾研究圖文色彩,發現黃底黑字用於印刷是最佳組合,不但具有最高的易辨性,看過後記憶的持久性也最佳。

彩度會提高視明度,鮮艷的色彩會產生附加的明度,這稱為黑姆霍茲—柯勞許效應(Helmholtz-Kohlrausch Effect)。理論上反射率最高的白色應該是最亮的色彩,但高彩度的艷黃色,由於彩度本身對人眼的強烈刺激,以至於看起來往往讓人覺得它特別亮,比白色還刺眼,因此黑、黃對比相較於黑、白對比更顯著。這種搶眼的性質使它特別適用於警告標誌,例如斑馬線與平交道柵欄,斑馬線採用黑白相間,平交道柵欄是黑黃相間。

需要引人注目的物體首推交通指標。常見的指標多採取同色調的配色,如同是低明度的色彩,或者同色相與近似色相的色彩,看起來會產生整體的和諧感。然而能引起注意的設計,未必是好的設計。當多個指標並列時,採用不同色彩雖可維持各個指標的獨立性,但每個色彩都想成為注目的焦點時,就會互相干擾。在這情況下欲使配色和諧並保持各個凸顯,可以採用彩虹色彩順序予以排列。

均勻無暇的單一色彩有著特別強大的力量,能顯現出專注和追求完美的意志,非零碎花俏的色彩組合可比。這種富於個人主義、追求完美的風格,能經由把每個單色產品分開展示更為強調。例如紐約街頭的小販把所賣的拖鞋掛在灰色背板上,看起來每雙都是主角。

彩虹的色彩

物種的多樣性是生命在多變環境中得以存續的法寶,因此人類歷史上最受珍視的物品總是具有繁複的特質。極簡是一種美感,但若要人長期生活在極簡的環境中,則等同坐牢。人們本能地趨向選取較具變化性的物品,色彩設計的大贏家通常是複雜的配色。例如一片單色無紋的褐色桌面和另一片布滿木紋的褐色桌面,後者的價格往往較高,也較易賣出。因此設計師們為各種人造的地板設計花紋,為單調的牆壁設計壁紙,為手機設計可以替換的面板,人們對複雜的偏好養活了大量設計師。

最複雜的配色設計就是把全部的色相放在一起。天上的彩虹是自然的幻景,它具備全部色相,有著不可顛倒的序列特性,仿如是上天制定的美之法則的設計範例。一切平凡的物體,只要用上了彩虹色,就能變身為七彩繽紛,產生熱鬧和歡樂的效果。例如京都工藝職業大學的大門只有一堵平凡無奇的牆,其內立了一根長柱,如果採用和門牆同色,也就毫無特色,但把它上漆設計成量尺狀的彩虹色華麗表面,門面登時變得活潑搶眼。

由於彩虹的虛幻、歡樂與驚奇的特質,與遊樂相關的場所也特別喜歡應用彩虹色設計。例如日本北海道小樽築港的摩天輪,輪軸上漆以彩虹色,又紮上不停變換色彩的燈,無論白天和夜晚都有如一圈彩虹,宣示小樽築港是一處休假與購物的天堂。

美的評估原則

光亮的、平滑的、規則的、透明的 4 個視覺項目,是人類潛意識中至高的審美標準。符合這 4 項要求的東西,始終能勾引出人類最深層的渴望,讓人企圖占為己有。

南非最南角印度洋畔的布隆波洞窟出土大量螺殼,多彩的螺殼個個圓潤光滑,殼上發現有人為鑽孔,應是做為裝飾用的串珠,製作年代早於7萬年前。發現它們的挖掘隊考古學者(Royden Yates)認為,人類的美化行為可能在8萬至10萬年前就已出現。

在童話故事裡,公主總是把惡龍藏寶的所在告訴來救的草莽英雄,並指點英雄挑選能帶走的東西,在無法全數帶走或偷走的情況下,總是棄置黃金和白銀,而優先選取鑽石和珍珠。20世紀美國鑽石公會著名的廣告詞:「鑽石恆久遠,一顆永流傳。」更以大量的廣告,使得如冰晶般的鑽石和長久的幸福畫上等號。

但是鑽石和珍珠得來不易,不靠海的地區也沒有亮麗的貝殼可供精選打磨。能以人工製作的玻璃,在原始的部落裡便替代了它們的地位,琉璃珠因而成為昂貴的貨幣。台灣排灣族的社會裡,流傳下許多關於琉璃珠的神話,美麗的琉璃珠串,也只有擁有權利、地位與財富的貴族才得以佩戴。

歐洲的童話故事《辛德蕾拉》裡,則以玻璃打造出另一個寶貝。辛德蕾拉參加王子的舞會,子夜 12 點鐘響後華服歸零,惟有她不小心遺留下的那隻玻璃鞋並未消失。辛德蕾拉原是一個地位低微的女孩,但穿上玻璃鞋的她就被視為公主,得以跨越階級獲得追求所愛的權利。

透明的意義

於 2007 年 3 月落成的美國大峽谷空中步道,不但是一個建築上的奇觀,更是一個對人類視知覺的重大挑戰。它的走道承重高達 7,100 萬磅,相當於可置放 71 架滿載的 747 客機,足見其堅牢。問題是,它是由 46 片 5 層厚的透明玻璃組成,由高聳的懸崖向外伸展凸出,走道距離下方地面 1,219 公尺,是臺北 101 大樓的兩倍高。

對人類視覺而言,它那澄澈如水晶般讓人可以輕易對下方景物一覽無餘的走道,卻意味著虛無一物的空間。往下視線所及物體都變得渺小無比,提醒人們所在之地距地面有一千多公尺的高度,更意味著由這高度跌下必死無疑。

雖然腳試著踏上去,確知走道表面是硬的,由獲得的資訊也知道即使站滿人,對它的承重能力而言僅如九牛一毛,絕不會崩毀,但還是有許多人視知覺勝過了理智與其他知覺。若問願不願到那裡一遊,在它上面走走,明知風光必更勝於站在崖上所見,而且還沒有親身造訪,但許多人光憑想像就急忙拒絕。

這件事可以讓人們清楚明白,人所看到的不僅是外界的表象,還牽涉到認知與判斷,而判斷的內容才是人們真正自以為看到的東西。當視覺無法偵測到物體的資訊時,大腦就一片空白。無色意味著空無一物,而美國大峽谷空中步道是確實存在的,只是視線穿透過它,結果人看到的是它下面的地形,加上那一片空間代表的「距離」,因此不敢踏上去,生怕就此跌落萬丈深淵。

然而人眼感光細胞所在的視網膜是一片曲面,所偵側到的圖像是二度空間的面狀,怎麼可能「看到」距離?眼睛送到的資訊經大腦解析後,幻想出色彩用以模擬所見物體的立體形狀,以便衡量物體在三度空間中各部分的位置與尺寸,因此有色才有形。眼睛用來「看」,而色彩用來「識」,光憑肉眼無法看「到」形體,大腦的幻想是視覺成立的必要條件。看不見色彩就意味著空,空則無物,卻可藉由相鄰的有色形體,估計出空間的深度和廣度,看見彩色的 3D 影像是一個創造的過程!

透明讓光通行無阻,在需要照明處採用透明的設計,得以節能省電。高聳的哥德式教堂,光線由高高在上的玻璃窗直射到石質的拼花地板,有如上帝之光照進幽暗的人間,引發無數信徒對天堂美好的幻想。歐洲知名的教堂總少不了一扇鑲嵌彩色玻璃的玫瑰花窗及圓形高窗,例如法國巴黎聖母院入口的玫瑰窗,就是藝術的傑作。

20 世紀大型建築外形最具特色的發展,就是牆面的透明化,這是基於科技進步才得以實現的夢想。從此都會裡一棟棟外覆玻璃幃幕牆的辦公大樓相繼矗立,後來更擴及許多公共建築,採用透明或半透明的大型棚架。例如貝聿銘為羅浮宮設計了玻璃金字塔,為了他在建築上的嚴苛要求,得標廠商發展出高強度兼具高透光性的灰色玻璃。

此外,澳洲 PTW Architects 公司為 2008 年北京奧林匹克運動會而設計出前所未有的「水立方」(國家游泳中心的外號)造形,全棟包覆耐燃、耐熱、透光又強韌的 ETFE(乙烯-四氟乙烯共聚合物,ethylene tetrafluoroethylene)塑膠布罩,再利用室內外空氣壓力差使它鼓脹,形成無數水泡狀的奇特外表。夜晚時燈光投射其上,變化出不同的色彩,使整個水立方有如一個七彩的夢幻泡影,非常漂亮。

色彩是人的視覺機制所創造出來用以探究環境的工具,它不僅能提供辨識的作用,還具有知覺與文化上的意涵,並能引發強烈到超越理智的情緒反應,對人類的生活影響十分深遠。能善用色彩特性的創意發想,無論是擬鳥色的餵食手套、水果的展示設計、透明的空中走道等,對人們都格外具有吸引力,而能產生更大的使用價值。

生活在彩色的世界裡,人們永遠有追求美麗事物的權利。仔細檢視身旁周遭,無論是透明的色彩、銘記的色彩、辨識的色彩,以及引人注目的色彩,都可以找到一些創意範例,從而為生活帶來更多的便利和樂趣。
OPE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