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科技大觀園商標

分類項目
Menu

寄生蟲操縱宿主行為

105/03/03 56306
 

 
寄生蟲利用其他生物完成生命循環,策略不一而足,最直截了當的是以宿主的身體當食物。可是有些寄生蟲的手段實在令人匪夷所思,例如弓蟲。弓蟲能在哺乳類、鳥類體內寄生,包括人類。估計有1成美國人的腦子裡有弓蟲;在第三世界,感染率可能高達9成。好在身體健康的人不會出現嚴重的症狀。

不過弓蟲的最終宿主是貓科動物,因為弓蟲只能在貓的小腸中進行有性生殖;卵囊隨著糞便排出,再感染其他動物。貓以外的溫血動物只是中間宿主。有趣的是,科學家注意到,感染了弓蟲的雄鼠會對貓尿失去本能的戒心;有時牠們反而像是聞到發情雌鼠一般表現出性趣。2011年,美國史丹佛大學的研究團隊以實驗證明,弓蟲感染會影響雄鼠大腦邊緣系統對於貓尿的反應。

可是弓蟲對於老鼠以外的中間宿主會不會施展同樣的影響力?有些團隊認為弓蟲感染會改變人的人格特質,使人傾向於暴戾、衝動。只是即使能夠證實這一臆測,我們仍然不清楚這種影響力對於弓蟲有什麼好處。最近一個法國團隊想出了新鮮的點子:從黑猩猩下手。研究人員推測,若弓蟲能操縱黑猩猩的反應,人類受弓蟲的影響就可以視為祖先形質的遺緒。

話說黑猩猩在非洲,是豹的獵物之一。1991年,專家綜合了前5年在象牙海岸一座森林中的調查紀錄,估計那裡的黑猩猩每一隻平均每40個月就會遭到一次豹的攻擊,因此黑猩猩對豹的氣味深懷戒心。

於是法國研究人員在加彭的一個保育中心對33隻黑猩猩做嗅覺測驗,其中9隻感染了弓蟲。測驗的方式是:觀察那些黑猩猩對於人、豹、獅、虎的尿的反應。(在野外,非洲黑猩猩不會遭遇獅子、老虎。)結果,弓蟲感染只影響了黑猩猩對豹的反應:牠們對於豹的尿更感興趣。也就是說,黑猩猩感染了弓蟲之後,被豹攻擊的風險可能因此提升。

參考資料
  1. Poirotte, C., et al. (2016) Morbid attraction to leopard urine in Toxoplasma-infected chimpanzees. Current Biology, 26(3), R98-R99.
創用 CC 授權條款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本著作係採用 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授權條款 授權.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亦不得修改該著作。 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閱讀授權標章授權條款法律文字

OPE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