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科技大觀園商標

分類項目
Menu

機器戰警

103/03/17 瀏覽次數 7258

2014年賀歲新片紛紛登上各家媒體強力打片,而美國好萊塢動作大片「機器戰警」則搶攻於2014年1月30日在台上映;此部舊片新拍的「機器戰警」獲得機器人迷相當大的注目。相對於新版中諸多大明星,這部在1987年首度推出的經典機器人科幻電影,當年並非由大牌演員當綱演出,卻十分賣座,也頗獲好評,其所牽涉到的科技、商業宰制、城市沒落等議題也受到廣泛的討論,之後也陸續有2部續集電影問世。

故事的設定為不遠的未來(新版定於西元2028年),地點是被罪惡、貪腐嚴重侵蝕的底特律,此城市因汽車業而興起,也因汽車業而沒落,由於高失業率、文明崩壞等引發了高犯罪率,底特律成為故事的背景有其象徵意義;作為故事主角的墨菲警探嫉惡如仇、充滿正義感,也由於他火爆、衝動的個性,讓他在一連串事件後受到重創;在原版中他被宣判死亡,在新版中則是僅剩下頭部與少部分器官,這也提供了機器人科學家將墨菲警探改造成半人半機器之機器戰警的機會,故事也就由此展開。

人在身上加添工具性機制來提升自身功能已是行之有年,眼鏡就是個的例子,當然眼鏡與身體並非緊密結合,假牙、人工關節等就已進入人體內,但它們僅是被動的存在;而心臟節律器已經是結合了電路與電源,可以簡單的運作,先進的義肢與人體是有某種程度的連結,但目前仍然達不到以人的意志自由操控義肢的階段。

電影「鋼鐵人」裡出現的機器人裝屬於穿戴式機器人的範疇,是另一種人與機器的結合;電影「阿凡達」所展現的類似靈魂寄託在另一軀體上的模式,也許放在科幻領域比較合適;而「機器戰警」的人機合成層次,稱得上是挑戰現有科技所能達到的極致,我們看到前後兩部電影都將場景設定為不遠的未來,意味著對此項科技的實踐是有所期待,但2部電影的拍攝相隔近三十年,似乎這不遠的未來還一直處在“不遠的未來”,這同時也反映出如此方式的人機結合,絕非想像中那麼容易。

在「機器戰警」中,墨菲警探成為一個合成真人組織與機電系統的改造人,身體極度強健超乎常人,反應敏捷如電腦般精準,他在運用盔甲般的軀體與武器時,操控自如的程度就如同武俠小說中所說的人劍合一,這種人與機器高度緊密連結、即時互動的關係,由工程觀點來看,會有可能實現嗎?

由外在的層面來看,人體的神經線與機電系統的電線之間必須有所連結,其中運行的生物與電子訊號在兩者之間也要能無礙的傳遞,光是這點就已經是高難度了。現今的科技在這方面並非沒有成就,像是以半導體技術所發展的人工瞳孔晶片,已成功地置放在兔子與人的眼睛,並達到很初步的視覺效果,而以微機電製程技術所發展的人工內耳也已問世,但是要達到像機器戰警的要求,可說是前路方遙;而由內部思維的層面來看,同時運行的人腦和電腦要如何能協調與合作,電影中所呈現的人腦與電腦的衝突,在實際的工程實踐上也是有可能發生的。「機器戰警」帶給工程的挑戰是生物體與機器的實質、甚至是完美的結合,而人體可以如此親密地接納看似是冷靜、冷酷、無感情的外來者嗎?這其中仍然存在許多值得我們思考的議題。(本文由國科會補助「新媒體科普傳播實作計畫─電機科技新知與社會風險之溝通」執行團隊撰稿/103年/02月)

責任編輯:黃承揚|英商牛津儀器海外行銷有限公司

OPE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