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科技大觀園商標

分類項目
Menu

生命的難題不只一種解法–那些海洋生物教我的事

103/11/10 瀏覽次數 14664
當自然學者身在野外,總是用他們的感官去探知自然萬物的脈動,然後思考其中的含意。有時他們會從萬物的角度,來反省人性的正當性與道德的必要性;直到人與萬物之間的界線漸漸模糊,他們反而更能用超然的態度,去愛與欣賞地球上的所有生靈。

居住在被劇毒籠罩的環境,要如何維持生計與生存?被強敵環伺卻又瘦小體弱,要如何在生存舞台保有一席之地?拋棄可靠的保護,又要怎麼找尋出路,開枝散葉?這些生命的難題逆境,在廣大無垠又變幻莫測的海洋裡,幾乎無時不刻在上演。然而經過億萬年的適應天擇,總是有一些生物克服這些困境,得以綿延繁衍。這些海洋生物雖然無語,透過第一手的觀察記錄,以及研究人員的辯證思索,傳達不同生命對生存難題的應對方式,某種程度上也顛覆了人們對這些生命的既定形象。

在10月31日的展望演講中,由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生物學組的黃興倬博士替我 們主講:生命的難題不只一種解法–那些海洋生物教我的事。

黃博士一開場就先告訴各位聽眾在研究上遵從的原則:If’ it’s not fun, don’ t do it.,也就是如果這件事對自己而言不夠有趣,那倒不如不做。秉持著這個原 則投入海洋生物的領域,並主要研究生物生理及行為對環境的生存適應情形。

海洋是一個相對年輕的研究領域,卻也是受到人類掠奪最多的地方。那裡時刻上 演著生命之間最真實的互動,值得我們去發掘、探索。只不過我們了解她的方式從 未脫離陸地生物的觀點,十分可惜。黃博士分別介紹一些並非位於食物鏈高層的海 底小夥伴,是如何利用自己的優勢發展生存之道,一代代繁衍不息。

龜山島的怪方蟹生存在溫度將近200℃、有著硫磺熱湧泉的沿海。能適應這樣 極端環境的生物不多,以致於這片乳白色水面之下僅有怪方蟹、一種珊瑚,及一種 螺類於此生活。而為何怪方蟹可以生存下來?用不同參數的測試結果,發現怪方蟹 並非喜歡硫磺的氣味,而僅是擁有足夠的環境忍受度,不過憑藉這點就可不必和其 他生物競爭一般海域的空間。再加上擁有敏銳的食物偵測反應以及向同伴靠攏的特 性,使得怪方蟹得以克服嚴苛的條件,成為此區的主要族群。

接下來以鮮艷體色奪取目光的各類海蛞蝓。海蛞蝓的生活史短暫,卻在全世界 有兩千多個不同的種類,有著各異其趣的生活型態。有些會將食入的動植物的刺絲 胞和葉綠素挪為己用,以保護自己或獲得額外能量;有些和自己的食物有共同的保 護色,即使光明正大地攝食也不易被掠食者發現;有些則是在感知到威脅時,會迅 速舞起華麗的外套膜逃逸,海蛞蝓的多樣使得現場驚呼聲不斷。

而海洋中不同種類生物的生存法則,以「擬態」與「共生」為多。有著擬態技 能的生物們會以體色斑紋破壞身體輪廓,在環境中或是耐心等待獵物經過、或是模 擬成其他生物,增加攝食與不被攝食的機會。有著專一性的共生除了常見的小丑魚 與海葵、依附在海膽刺上的蝦子和水母外,更特別的例外則是清潔共生。通常清潔 共生中的清潔者為少數,顧客群龐大。不過其中「蝦洞清潔站」在免受強流侵擾的 地形中,竟有大量群聚的清潔蝦與清潔小魚,不僅周圍的生物種類繁多,淺海的魚 類也願意暫時離開棲地來此。這些清潔兵甚至連潛水者將嘴張開,也都願意為陌生 的訪客來一次完美的服務。

演講的最後,黃博士以加勒比海的獅子魚事件敘述了外來種的無辜與悲哀,也 以許多海產攤販常見的販賣伎倆提醒大家購買海鮮的小技巧:有倒鉤爪吸盤的是烏 賊而非章魚、所謂的海香菇是泡鹼水處理過的膨脹花枝皮等,增進知識的同時,也 無形點出普遍對於海洋生物保育觀念與知識的不足。

海洋生物的外形和習性是如此迷人,雖然可能無法學習到什麼人生大道理,但 若願意花一些時間去碰觸這些主角,或許漸漸地有一天我們也能達到黃博士所期待 的,和這些各形各色的生物也沒什麼不同之處,這樣難以言傳卻開放自在的境界。

OPE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