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科技大觀園商標

分類項目
Menu

影響基因表徵,世紀之毒禍延子孫

109/01/30 瀏覽次數 897

戴奧辛有「世紀之毒」的惡名,對人體危害甚深。(圖/fatcat11繪)戴奧辛有「世紀之毒」的惡名,對人體危害甚深。(圖/fatcat11繪)

 

無色無味的戴奧辛,為何如此惡名遠播?

 

戴奧辛類化合物被喻為「世紀之毒」,包括戴奧辛同源物(PCDDs)、呋喃同源物(PCDFs)和戴奧辛類多氯聯苯(DL-PCBs),不但污染環境,更透過食物鏈嚴重威脅民眾健康。

 

1979年台中與彰化米糠油中毒事件受害者逾2,000人,1999年又爆發震驚國際的中石化台南安順廠戴奧辛污染案,國內農畜產品遭戴奧辛類化合物污染在過去20年時有所聞。長期追蹤戴奧辛類化學物質對人體健康影響的台灣大學醫學院環境職業醫學科特聘教授郭育良有感而發地說:「我國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建立定期而且有效的監測機制,偵測人群裡面的戴奧辛污染,這點值得政府努力!」

 
台灣大學醫學院環境職業醫學科特聘教授郭育良。( 圖/李宗祐攝)台灣大學醫學院環境職業醫學科特聘教授郭育良。( 圖/李宗祐攝)
 

戴奧辛是惡名昭彰的環境荷爾蒙,無色無味而且容易存積於動物性脂肪組織,短時間高濃度暴露就會造成肝功能與皮膚傷害,例如氯痤瘡或深色皺紋等。長期暴露可能引起免疫、神經、內分泌系統與生殖功能損傷。動物試驗也證實慢性暴露會導致癌症,被國際上列為致癌物。

 

除了工業製造含氯物質排放的廢氣外,燃燒含氯廢棄物也可能釋出戴奧辛,隨著空氣擴散飄移,再沉降到土壤或海洋河川,被植物或水生動物間接吸收,再透過食物鏈轉進人體,事實上,人類的戴奧辛暴露有90%源自日常飲食。郭育良指出,戴奧辛之所以被稱為世紀之毒,是因為可以在環境停留很久,而且極少劑量就可以引發癌症。

 
 終生難以清除,甚至禍延後代
 

「它的半衰期大概3到11年左右,如果平均是7到8年,一旦入侵人體,終生都很難完全清除掉。」更讓郭育良憂心的是,戴奧辛被認為會經由胎盤影響胎兒,母親只要曾經受到暴露,血液裡的戴奧辛就會透過胎盤轉到胎兒身上。

 

戴奧辛一旦入侵人體,終生都很難完全清除掉。母親只要曾經受到暴露,血液裡的戴奧辛就會透過胎盤轉到胎兒身上。(圖/Pixabay)戴奧辛一旦入侵人體,終生都很難完全清除掉。母親只要曾經受到暴露,血液裡的戴奧辛就會透過胎盤轉到胎兒身上。(圖/Pixabay)

 

「這種機制過去在農藥等毒性化學物質就已經被證實存在,但我們現在最新發現,戴奧辛可以從母親的血液影響到胎兒的表觀基因,而且效應持續超過20年以上!直至胎兒長大到20歲以後,還看得到表觀基因的變異,我們過去看到毒性物質幾乎從未出現過這麼久的健康效應影響。」

 

表觀基因是指由A、T、C和G鹼基排列而成的DNA序列雖未改變,卻受到環境、生活習慣、飲食、情緒或壓力等外在因素影響,誘發特定機制導致基因無法正常表現。

 

郭育良從1991年開始追蹤台中與彰化米糠油中毒事件受害者健康發展,並從2016年起展開戴奧辛類化學物質隔代暴露引起表觀基因與免疫影響研究,發現米糠油事件受害者出現「母親戴奧辛類化合物中毒,子女表觀基因受到影響」的特殊現象。郭育良強調,戴奧辛引發表觀基因變異,過去僅在動物試驗被證實,「我們在米糠油事件受害者第二代清楚看到表觀基因確實受到影響。」

 

無色無味的戴奧辛,不僅難以從人體排除,更會影響子女的健康與基因表徵( 圖/Pixabay)無色無味的戴奧辛,不僅難以從人體排除,更會影響子女的健康與基因表徵( 圖/Pixabay)

 

米糠油中毒事件在1979年爆發後,受害者就不再食用受到戴奧辛類化合物污染的米糠油,受害女性血液戴奧辛濃度也在當時飆到最高,之後就慢慢下降,以半衰期8年估算,終其一生都無法降到世界衛生組織認為的安全濃度。

 

「她只要在中毒後懷孕生小孩,即使這個小孩只有在媽媽肚子裡透過胎盤受到暴露,我們在他20歲左右,幫他抽血檢測,還是會看到表觀基因受到影響,DNA明顯甲基化(氫原子被甲基-CH3取代)。到底這些甲基化會不會影響健康發展,我認為極可能會,但仍有待後續研究。」

 

郭育良推估,在米糠油事件那段期間懷孕出生的第二代,現在年紀最大應該40歲左右,第三代也跟著誕生了;如果那時候是小孩,跟著家人吃飯受到暴露,現在最年輕也40多歲,她們生的小孩,或許都10幾歲了,「這些第三代不在我們的追蹤範圍。如果我們調查1979年到1986年出生的第二代,經過20年後還看得到DNA甲基化,研究團隊比較擔心的是,影響效應經過這麼久還存在,會不會影響到第三代?這個我不敢講,但在動物試驗已發現第二代受到影響,第三代也有可能受到影響。」

 

經過20年後還看得到戴奧辛對第二代的影響,那會不會影響到第三代?在動物試驗已發現:第二代受到影響,第三代也有可能受到影響。(圖/Pixabay)經過20年後還看得到戴奧辛對第二代的影響,那會不會影響到第三代?在動物試驗已發現:第二代受到影響,第三代也有可能受到影響。(圖/Pixabay)

 

追蹤臺灣受害者的生理狀況與子女健康

 

在台中與彰化米糠油中毒事件發生前,日本也曾於1968年發生福岡米糠油中毒事件,兩者並列全世界最大油症中毒事件。日本學者把米糠油引發的戴奧辛類化合物中毒,導致的健康效應稱為「疾病的百貨公司」,除了第二代新生兒皮膚黝黑、肝臟功能異常、早夭比例較高,受害者陸續發生氯痤瘡、甲狀腺功能異常、糖尿病與荷爾蒙相關疾病,生殖系統受到影響,癌症病例也明顯增加。

 

郭育良研究團隊追蹤台灣受害者健康發展發現,肝硬化死亡率是一般人3倍左右,女性死於紅斑性狼瘡機率是正常人20倍,中年女性較易罹患糖尿病,60歲以上中毒者記憶與學習能力較差。

 

值得關注的是,中毒者若是女性,第二代小孩經胎盤暴露,有智力發展遲緩、身高與肌肉發育減慢等現象,行為異常也較一般小孩明顯,尤其在身體不適、注意力不集中、不良行為、攻擊性行為等,顯示環境毒性化學物質可能影響到人類的行為,而且可能遺傳給第二代。第二代若是男孩,發育成熟後,精蟲正常型態比例、活動力與穿透卵子的能力,均低於同年齡正常男性。但這些健康效應與DNA甲基化有何關聯,仍有待後續研究釐清。

 
母親中毒後,後代子女容易出現智力發展遲緩、注意力不集中的情形。(圖/Pixabay)母親中毒後,後代子女容易出現智力發展遲緩、注意力不集中的情形。(圖/Pixabay)
 

郭育良強調,台灣民眾血液戴奧辛平均濃度大概在20ppb左右,英美民眾平均濃度低於10ppb,國人暴露濃度是歐美先進國家2到3倍。世界衛生組織原本認為16到32ppb還算安全,但最近的研究結果顯示,如果把隔代甚至是第三代的效應併入考慮,安全濃度可能要下修;若是下俢,就要擔心台灣民眾血液戴奧辛濃度,可能超過世界衛生組識建議安全濃度。

 

政府應該從民眾抽樣,建立代表族群血液戴奧辛濃度監測機制,早期偵測、早期發現、及時解決問題。雖然檢測費用昂貴,但日韓等國已陸續建立相關監測系統,也顯示這件事情不是不能做,就看政府的重視程度。

創用 CC 授權條款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本著作係採用 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授權條款 授權.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亦不得修改該著作。 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閱讀授權標章授權條款法律文字

OPE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