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科技大觀園商標

分類項目
Menu

生物多樣性的維護:歸園田居樂自在

103/09/04 瀏覽次數 11775
里山倡議的新生產模式

里山一詞源自日語「satoyama」,意指農村聚落及其周圍農業生產環境的整體地景。在2010年聯合國第十屆生物多樣性公約大會中,聯合國大學和日本政府共同推動里山倡議伙伴關係網絡(The International Partnership for the Satoyama Initiative, IPSI)。在里山倡議中,把這類由農村居民與周圍自然環境長期交互作用下,所形成的生物棲地和人類土地利用的動態鑲嵌斑塊(馬賽克)景觀,諸如:次生林、水稻田、果園、草生地、灌溉溝渠、池塘、牧場等所構成的農業生態系統,稱為「社會 ─ 生態 ─ 生產地景」。

里山倡議的目標是透過農林漁牧等農業生產地景的經營,促進農村經濟、社會和生態永續性。倡議推薦的生產模式是「三摺法」,包括:願景、方法及關鍵行動面向。願景是實現人類社會與自然和諧共處;方法有三︰確保多樣化的生態系統服務和價值、整合傳統知識和現代科技、謀求新型態的協同經營體系;關鍵行動面向則有下列五項:

資源使用須控制在環境承載量和回復力的限度內 例如東南亞菲律賓呂宋島北邊科迪勒拉(Cordilleras)山脈內的森林與坡地水稻梯田。這裡是山居少數民族 ─ 伊富高人─世世代代生活的地方,他們在這裡開墾梯田、種植水稻。伊富高的地景是由共有的森林、私有的森林「木詠」、水稻梯田、種植蔬菜的耕地、焚林開墾的旱田、共有的草地與聚落等形成的。

伊富高人透過多樣的土地利用方式獲取民生資源,例如︰梯田耕作、焚林開墾、在木詠內栽植和採集森林產物(薪材、建材、木雕的材料、食物與藥材等),並管理木詠以促進採伐後恢復植被,這些活動有助於該區的永續發展。共有的森林坐落在接近山頂位置,為水源供應扮演重要的角色。私有森林木詠散布在下方,與水稻梯田和村落形成馬賽克鑲嵌,有助於減少地表逕流、阻止侵蝕及減少塵土,以免掩蓋下方的水田。

循環使用自然資源 例如歐洲德國拜恩州(Bayern State)的永續畜牧業。這地區的牧場把牛糞轉換成生質沼氣和液態肥。液態肥是牧草的液體肥料,生質沼氣則用來發電,產生的電力可用於照明、冷卻、冷藏和供應暖氣。這裡聞不到一般畜牧養殖的臭味,冬天積雪的時候,就收集關在棚內牛群的糞便來發電,因此農場的電力幾乎自給自足的。

認可在地傳統和文化的價值及重要性 例如大洋洲所羅門群島西部省把永續利用和管理自然資源深植在傳統的規範中。社區裡有各種保護當地生態系統,並加強自然資源永續利用的傳統行事原則,其中一例是使用稀有樹木─Gmelina moluccana─ 的原則︰當一個人知道將來需要打造一艘獨木舟的時候,必須先找一棵年輕的Gmelina moluccana,並在上面做記號好讓其他居民知道;等到要製作獨木舟時,按慣例必須先得到酋長的許可。

促進多元權益關係人的參與和合作 例如中美洲墨西哥瓦哈卡州以社區為基礎的永續林業。有別於州或國家的管理制度,Ixtlan de Juarez社區採用傳統的原住民治理制度,特別重視長者、集會及輿論共識。

這種優先考慮社區的做法有助於有效利用和管理自然資源,規範了進入林中使用森林資源、木材生產及社區參與森林保育行動的權力和義務。這社區與政府及各種不同的非政府組織(NGO)合作,例如世界自然基金(World Wildlife Fund, WWF)就為當地的森林技術人員提供培訓的機會,並協助推廣和發展以社區為本位的生態旅遊。

貢獻在地社會的經濟成長 例如日本新潟縣(Niigata Prefecture)佐渡市(Sado City)實施環境友善農業來復育朱鷺(Crested Ibis)。在佐渡稻田裡的環境友善農耕稱作「培育生命農法」,它不只減少使用殺蟲劑和化學肥料,而且還在水田裡創造適合朱鷺的食物的生存環境。最核心的具體措施就是讓水系連通,包括在水田和水道裡設置整年都有水的截水溝來提供生物棲地、冬天在農田裡灌水來控制雜草並提供候鳥的食源、設置連接圳路和水田的魚梯來協助魚類遷徙,以及把棄耕農田復育成生態溼地等。

從2008年開始實施「培育生命農法」以來,2010年加入的農戶數達700戶,總面積達1,200公頃,是2008年的3倍。終於在2008年及2009年在實施該農法的耕地與生物棲地裡,發現野放的朱鷺來訪和覓食。

佐渡並推行名為「與朱鷺共生的鄉村」的認證制度,只要稻米生產符合一定的標準就可掛上認證標章。朱鷺在日本是具代表性的鳥類,一度完全滅絕,因此成功重新引進朱鷺的計畫引起所有日本人的關切,也接受具有認證標章的米比較高的售價。這些努力都促進對環境友善農耕的推廣,並振興逐漸衰退的農村和農業。

綠色經濟模式

里山和里地是介在都市和自然地區之間的鄉村地區。雖然里山倡議主要關注鄉村地區「社會─ 生態 ─ 生產地景」的保全活用,但全球和各國的經濟發展模式大多會導致鄉村地區生產環境沒落,鄉村完全靠自力振興是不足的,因此里山倡議呼籲各國建立一種城鄉互惠的綠色經濟模式。

綠色經濟是2012年聯合國永續發展大會(Rio + 20)的重要主題,里山倡議中的城鄉互惠綠色經濟模式,目標在建立一種能夠兼顧生物多樣性保育、活絡經濟和維護傳統文化的新經濟模式。特別著眼於營造城市與鄉村整合與互惠的社會 ─ 生態圈,以增進服務生態系統的功能與人類福祉。

里山倡議中城鄉互惠綠色經濟模式的重要方法,包括建立鄉村與城市互動關係的新商業模式、新共有制度,以及強化環境回復力。所謂新商業模式,是指從主流的單一農作模式,邁向具有附加價值的多元農作模式,也就是發展能夠維護生物多樣性和服務生態系統的功能的經濟模式。

而新共有制度,是指從主流的單一權益關係人操作的架構,邁向多元權益關係人協同經營的架構,因此需要強化權益關係人的參與並賦予協調者的重要角色。至於強化環境回復力,是指強化農業生產地景的韌性,來面對突發的天然災害以及漸進的環境變遷。

歸園田居

花蓮縣富里鄉豐南村吉哈拉艾(石厝溝溪流域)分布著水稻梯田、水圳、聚落等地景,位於鱉溪流域的支流石厝溝溪下游丘陵坡地和沖積平原上,由阿美族吉哈拉艾部落居民近百年來陸續開墾、持續利用和維護而成。石厝溝溪中游的丘陵地是次生林,大多栽植果樹和竹林,上游的山地森林則大體保存自然完整性。就整體地景來看,自集水區上游的自然森林,過渡到中下游人為利用與維護的次生林和水稻梯田,構成層次分明的鑲嵌斑塊地景,呈現出人地和諧互動的景觀,透露永續土地利用的契機。

近10年來,豐南村有一批長年在外地工作返鄉的中壯年人,年齡在40至55歲間。由於他們的父母年事漸長,漸漸無力耕作田地且需要照顧,加上外地經濟大環境不景氣,這群歸園田居的返鄉人為豐南村農業生產地景注入新血,投入社區營造工作。

豐南社區在2009〜2011年間,執行原住民委員會補助的3年重點部落計畫。在耆老的指導下,這一批中壯年村民合力把廢棄的永豐國小四維分校的閒置空間,修復利用成為「吉拉米代農事體驗區」,希望發展成為產業和生態旅遊的基地,也舉辦了許多遊客接待活動,確實也增加了一些經濟收入。

但是經過村民與東華大學協力團隊一起回顧村民自己小時候在四維分校的學童生活點滴後,認為四維分校應該成為村民分享記憶的園地,以及傳承知識與文化的場所,而不應該只局限在接待遊客、發展旅遊,應該回過頭來教育自己村裡的青少年,讓他們開始學習農事並親近農田、學習傳統生態知識並守護山林、學習傳統規範和技藝以傳承文化。此外,依居民建議,課程對象以國小高年級至國中的少年為宜,適為當地阿美族Pakalongay年齡階層。

於是協力團隊開始和社區居民合作,自2012年7月起,啟動了一系列在地村童環境教育活動課程─豐南村Pakalongay解說員培訓班。其總目標是親近農田、守護山林和傳承文化,因此透過社區耆老的傳授,培育具鄉土情懷、在地知識和環境行動技能的青少年。一開始時,社區教師和協力團隊雖預計把培訓課程分為初、中和高階,然而基於社區本位的課程設計理念,認為不該急於訂定各階課程的內容和教材,而希望在課程實際發展歷程中,從經驗慢慢歸納出各階課程的架構。

2012年9〜12月是Pakalongay解說員初階培訓課程的實施期間,主要以四維分校農事體驗區為培訓基地,以整個豐南村為戶外環境教育的場域。參加的學員需經家中父母或長輩同意,一共邀集了6位14〜15歲左右的國中生,每周六日都要上課。

2013年1〜12月是Pakalongay解說員中階培訓課程的實施期間,同時邀請一些國小高年級村童加入新的初階課程。開始時同樣沒有事先排定課程綱要和進度,社區老師和協力團隊仍認為可以用較彈性的方式發展中階課程。由於數位村童家長曾反映周日應上教堂作禮拜,因此課程調整為每周六舉行。

然而,Pakalongay解說員中階培訓課程執行前半年後,發現學員缺課嚴重,且參與熱情逐漸下降。原因之一是參與課程的學生多是台東體中、富里國中的田徑隊或足球隊選手,下學期的運動賽事頻繁,6位學員中常有2到3位無法參與培訓課程,其餘學員們因同儕太少影響上課意願,導致下學期的課程缺課狀況嚴重。

其次,中階課程的主題較集中於農事活動,內容與初階相仿,導致學員學習熱情逐漸冷淡。不過,一旦穿插不同主題的戶外課程時,例如兩天一夜的野營與夜觀課程,學員就明顯懷抱求知熱情,又見活潑樣貌。

第三,由於培訓課程已非初試摸索,社區老師仍然在當周上課前才決定課程內容,常容易缺乏主題變化,彈性訂定課程內容的做法已呈現瓶頸。

社區老師和協力團隊決定與村童家長以及關心的社區居民共同討論上述困境,謀求解決對策。於是在2013年6月及7月間在社區活動中心舉辦三場Pakalongay解說員培訓課程檢討和規劃座談會。新課程內容後來也獲得了林務局社區林業計畫的經費支持。

會議首先以活動照片和簡報回顧初階和中階培訓課程的緣起和歷程,讓村童家長和社區居民了解課程內容和教學情形;接著一同討論未來6個月(2013年8月至2014年1月)村童培訓課程的主題。由於討論時特別強調課程主題和內容希望基於在地的農事時序、環境特色、文化習俗和傳統技藝來規劃,結果村民很快領悟到自己就是專家,短時間內就為學童討論出部落文史、農事體驗和自然體驗三大類課程的每個月大主題,各周的上課子題以及負責授課的社區老師名單。

會議結束前,多位村民分享看法,表示參加這次會議才更了解Pakalongay解說員的課程內容和實施的歷程。尤其肯定自己孩子學習在地傳統文化與知識,並表示若孩子假日參加課程,比較不會遊盪在外與壞朋友交往,希望接下來可以讓課程更加豐富並持續下去。

2013年8〜12月,Pakalongay解說員培訓課程依規劃順利完成。課程可歸納為4項教學主題:農事技能(即生產面向)、生活與技藝(即生活面向)、生態資源和在地文史(即環境面向),總計培訓13次共78小時,參與村童達219人次。結業考試當天有許多社區居民一大早就聚集觀看,包括學童家長6人、社區領導者及社區教師5人、其他村民8人。

2014的Pakalongay解說員高階培訓課程正持續進行,里山倡議五大行動面向之一「認可在地傳統文化價值」,也正透過課程加以傳承。對這群歸園田居的中壯年豐南村民而言,能夠在照顧自己父母和田地外,發展和帶領Pakalongay課程,是一件光榮的使命。雖然才開始兩年,他們希望這些課程能長遠持續下去,使他們的子弟能夠多面向地了解社區生活、產業、生態和文化傳統,並培養鄉土情懷。他們期待這一群群的學童能夠在未來成為支持、保護社區的力量,肩負起社區發展、文化傳承與守護山林的未來。

深度閱讀
  1. UNU-IAS (2010a) Biodiversity and Livelihoods: the Satoyama Initiative Concept in Practice. Institute of Advanced Studies of the United Nations University and Ministry of Environment of Japan.
  2. UNU-IAS (2010b) Satoyama-Satoumi Ecosystems and Human Well-being: Socio-ecological Production Landscapes of Japan ‡ Summary for Decision Makers. Institute of Advanced Studies of the United Nations University.
OPE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