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類會滅亡嗎?–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逭
:::
人類會滅亡嗎?–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逭
 
 
人是地球上唯一遍布全球的物種。因此,除非整個地球生命圈遭到空前的、最廣泛的災害,否則人不會滅亡。不過這是根據現代科學知識所作的推斷,而且這個結論毫無「人味兒」。我們何曾關心過自己所屬物種的命運呢?自古以來,有識之士擔憂的,是自己的家、自己的族、自己所屬的群體會不會滅亡。因為人類的歷史,就是家、族、國的興亡史;而包括自己在內的「自己人」,一向是群體分裂、衰亡的主要禍首。為什麼?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的王道還老師,就「人類會滅亡嗎?—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逭」這個題目做了一場發人深省的演講。王老師開宗明義,就指出了人類不會滅亡!因為人類發展到目前的兩個重大事實:第一,人是地球上遍佈全球的物種,這件事其他的物種很不容易做到;第二,每個人類社會都會有生老病死,所以會產生「末日信仰」。所以看起來人類是不容易消失的,但是人類自己卻天天擔憂末日的到來!王老師又說,以上的這兩個事實,其實都跟「腦」有關!

王老師問大家一個問題,人身上那個器官是受到最嚴密保護的?答案很簡單,就是「腦」!一個堅硬的腦殼,再加上三層軟硬不同的腦膜,夾著兩層液體,構成了防震的最佳軟墊,從這種重重保護裝置看起來,腦子的設計和內涵就應該是人類日常生活最關鍵的器官了。王老師說,人腦上有許多深溝,這也是和其他哺乳類動物不同之處,不過有笑話說:人老了,腦子上的皺紋都跑到臉上去了,臉上的血色都跑到眼睛裡去了!

現代的神經科學是在十八世紀末誕生的,雖然古老中國在東漢末年醫療就十分發達,出了華佗和張仲景等名醫,但仍是「講心不講腦」。相比之下,早年的希臘醫生Galen利用解剖學和動物實驗,已經知道腦子是身體的神經中樞。不過直到十八世紀末,西方科學家還是只對腦室(ventricles)有興趣。如達文西的人體解剖畫作,就特別標出腦室,因為西方人認為,腦室是靈魂的居所,這也反映出當時的人們認為靈魂才是人類最重要的部分。而現代對腦的進一步認識,來自神經科學的長足發展,但這些貢獻都來自十九世紀的科學家,以簡陋的工具對大腦功能組織的瞭解,王老師對當年這些科學家十分佩服,但同時也強調二十世紀神經科學並沒有什麼石破天驚的成就。

王老師強調,人腦是一個語言器官,因為上面多處的功能和語言有關。有趣的是,人是用「符號」來說話!「符號」(symbol)並不是「記號」(sign),是指涉其他「記號」的「記號」。不同的生物可以學會不同的「記號」,縱使是鴿子,也有操作巡弋飛彈的可能。但「記號」與「記號」之間沒有關係,動物學習「記號」的能力,與動物的記憶能力有關。人不但學習「符號」,還會學習和發展「符號」與「符號」之間的關聯,例如從文字與文字之間的關係,發展出文章來,然後用「符號」編織成的有意義的網路來理解世界,來創造文明,產生豐富的抽象思維。這個「符號」體系有兩大特性:一、符號可以滋生符號。二、符號的意義可以有變化。同一個符號,在歷史的過程當中,可以發展出完全不同的意義。人類可以判斷,並加以運用。

人類遍布全球,原因之一就是地球的特色「地軸傾斜」,從而有了四季。地殼又是由「活」的板塊組成,就造成了各種地形。因而地球上每一點都有獨特的氣候,所以各個人類社會都生活在不同的環境當中,相形之下,其他生物的地理分布就有限得多。人類普遍分布的事實有兩個結果:第一,是生物多樣性,不同地方有不同的人種和膚色等;第二,是人文多樣性,每個社會發展出不同的語言、文化、社會組織等。每個社會也都是一個實驗,是腦子功能的實驗,也是人文實驗,可以用來檢驗哪一種環境最為優異。人類遍佈全球,歡喜出生,也自我毀滅,回顧世界上的古文明,常會好奇,為何只有「四」大古文明,而不是有「多」大古文明,而且四大裡有三大已經形同消失?王老師說:「社會分裂的種子,其實是在社會之中,而不是來自外邦。孔子曾說:吾恐季孫之憂,不在顓臾,而在蕭牆之內也。」的確,「末日」永遠是自己人帶來的。

王老師對人類社會的剖析鞭辟入裡,發人深省。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