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科技大觀園商標

分類項目
Menu

墳墓街上的醫院

105/06/08 瀏覽次數 1273
最近參加香港醫學博物館為慶祝20周年舉辦的系列活動,有機會進入位在上環普仁街,金碧輝煌的東華醫院大堂,聽東華三院檔案及歷史文化主任袁國是演講「鼠疫、上環太平山區與十九世紀東華醫院」。雖然聽不懂粵語,但是有香港大學吳易叡教授的同步翻譯,再加上投影片的照片與文字,身處掛滿匾額與對聯,中西合璧的大堂,彷彿可以穿越時空,進入十九世紀末華洋雜處的香港醫療場景。

中研院院士梁其姿在〈近代中國醫院的誕生〉一文中,把清末民初在廣州、香港與澳門的醫院大致分為3大類:由新傳教士建立的西式醫院;由本地人成立,以傳統醫學為主的本土醫院;以及由本地人成立,以西醫為主的本土醫院。香港的東華醫院是第二類最具代表性的醫院。

其實還沒進到東華醫院,看到立在門口的基石,既是「承大英國家賜給」、「蒙督憲麥大人親臨」,落款又是「同治九年」(1870年),就可看到醫院創立時特殊的殖民背景。更令我們吃驚的是,原來醫院所在的普仁街,在1869年前名為「墳墓街」,當年這片山坡是華人安葬先人的主要墓地。大堂裡高掛的長聯「憶此地古塚荒丘今忽煙滿丹爐不知幾載經營始覺稍償吾輩願」,描寫的就是香港華人延續明清慈善組織施醫濟貧的傳統,在墳墓街上成立本土醫院的歷史。

到底是什麼樣的時空背景,讓有悠久歷史的慈善組織從開設義莊、義祠施棺助葬,轉而開設醫院?又是什麼樣的歷史轉折,讓香港的在地居民接受一家原本的中醫院開始開設西醫?聽袁國是娓娓道來,才知道東華醫院的成立源自擺放靈柩、收容垂死病人的廣福義祠,因為衛生環境惡劣,引來香港政府高度關注,不過當年在港華人不信任西醫,也害怕死後遺體遭到解剖,不願意到西醫院求醫,因此殖民政府責成在香港有經濟實力的華人菁英,在港府的督導下成立東華醫院,以傳統醫學為華人治病,並且清除廣福祠的亂象。

香港歷史學家洗玉儀(Elizabeth Sinn)研究東華醫院的專書《權力與慈善》,封面上東華醫院的董事是一群排排坐,留著辮子的華人菁英(有許多是買辦與富商)。

洗玉儀指出,當年香港商紳的社會地位崇高,華人之間遇有糾紛,常找東華董事裁決:有生意糾紛追債,找董事;木匠的學徒跑了,找董事;甚至遇到家庭糾紛,妻子或姨太太離家出走,也來找董事,慈善事業與社會權力的關係十分密切。不過東華醫院草創初期,義莊與醫院的工作同等重要,後來甚至提供越洋服務,把許多華僑的骨灰或靈柩運返國內歸葬,東華醫院的義莊至今仍在運作。

演講結束後,吳易叡帶我們走過太平山上的歷史步道,沿途導覽,有關香港醫療史的討論也在走走停停之間延續著。走進當年爆發醜聞的廣福義祠(現在的濟公廟),廟裡陰陽兩隔,除了擺滿百多年來有家歸不得,流落在外的靈位牌,還有一攤攤等著為生人解惑的算命仙。

走出陰森森的濟公廟,陽光普照的「卜公花園」則是1894年鼠疫蔓延,香港殖民政府拆清華人聚居的嚴重疫區,以當時的港督為名的紀念公園。有關香港鼠疫的醫學史研究很多,但是當年這場疫病蔓延與中西醫的關係,卻遠比我原本想像的複雜許多。

當年西醫對鼠疫的治療束手無策,而本土醫生常宣稱他們的療法與歐洲醫生的療法同樣有效,甚至更有效。鼠疫在香港快速蔓延,引發公眾恐慌,民眾不信任西醫,對東華也信心動搖。有超過8萬華人離港避難,染病離世的也獲准回鄉原籍安葬,香港人口驟減三分之一,鼠疫患者的人數大幅減少。

鼠疫疫情暫時平息之後,港府醫官於1895年提交報告,猛烈批評東華醫院以中醫治病的成效,港督更於1896年成立由5位洋人組成的委員會調查東華醫院。接下來的制度改革,是由港府支薪,東華醫院聘僱第一位華人西醫鍾景裕,開始中西醫兼顧。

東華醫院的鼠疫防治雖然引發重大爭議及改革,但是梁其姿指出:在清末民初,東華醫院也協助處理腳氣病的國際蔓延,並且派醫師到國內地區行醫施種牛痘,周旋在廣州軍政府與香港、東南亞等英法殖民地的不同體制間,透過動員僑界的經濟與政治資源,積極介入生死事務,打造比傳統善堂更大的舞台。

4月的香港,天氣又悶又熱,上坡又下坡,走過層層階梯,才終於抵達香港醫學博物館,準備參加下午的導覽。這一路回顧東華醫院的歷史,借用梁其姿的結語,正是:「充分與具體地反映了這個以商業精神、華洋雜處、外向傳統見稱的地區,在一個劇烈動盪時代的社會與文化特色。」
OPEN
回頂部